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浊毒理论研究分会 欢迎您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手机版
首页
总会介绍
分会信息
通知公告
科普讲座
岐黄民声
行业新闻
视频中心
专家风采
成果展示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首页 > 岐黄民声
全国十佳国医名师—张安林
0
发布时间:2018-12-06 浏览数:692

全国十佳国医名师—张安林

 

张安林风湿病诊所、张安林名中医工作室

 

张安林男,1953年生江苏省盐城市人中国共产党党员。毕业于南通大学(原名为南通医学院)南京玄武张安林风湿病诊所(张安林名中医工作室)国医名师、主任医师中西医结合医学搏士学位(证号:SJB0612)世界中西医结合医学研究院医学工程院院士(证号: SJG05031)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疑难病研究员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培训学校师承部2009级中医特聘教授、师承指导老师国医大师孙光荣中和医浱医馆特聘专家北京聚医杰医药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浊毒理论研究分会常务理事、世界华文学术期刊协会医学类核心期刊—《中外名医风采》杂志礼聘首席医学专家和世界名医联盟网首席医学顾问等

曾先后分别在盐城市风湿病研究所(盐城市三院)、南京理工大学医院南京石城风湿病医院担任副所长、副院长、院长先后多次被政府及医学会授予先进工作者、研究中华特色医疗学术贡献奖、推动风湿病学术发展贡献奖、防治风湿病先进工作者、江苏省首届基层优秀中医药工作者及全国优秀医疗卫生工作者、国医圣手奖、中国特色医疗名医、全国当代风湿病杰出名医、首届聚医杰中国民间中医大师、新世纪中华十大国医圣手、中华十佳德技双馨模范人物、时代楷模大爱无疆、张仲景医圣传人、医界楷模、南京市玄武区名中医、中国十大风湿病名医、国家级国医名师、世界医坛杰出贡献名医、全国十佳名老中医、2017年度获十佳国医名师、第十三届世界传统国医节授予“世界千禧名医、地球骄子”,世界名医联盟网评为世界医壇杰出贡献名医、国际中医大师光荣称号等张安林传略被收载世界名人录、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中国中医名人榜、中国中医名医名科名院品牌博览、名医与专科、名医与良方、中外名医风采杂志名医专栏、百年金陵中医(金陵百年名医传记)、中华民族的榜样(全国青少年励志人生与道德素质学习素材)等。

曾任江苏省青年联合会常委,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防治风湿病联盟副主席、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省中医药学会痹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省中医药学会外治专业委员会主任委、中华中医药学会外治专委会常务理事等。

现任中国中西医结合医学会风湿病专委会副主任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中医药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民间疗法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风湿病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主管屠呦呦精神传承委员会委员,南京中医药学会理事会理事

四十多年来扎根于基层,致力于中医中西结合临床潜钻中医中西医结合临床诊治风湿免疫病等疑难病的研究研制成功中药消尔痛酊贴或吸附透皮法实验研究与临床应用;中药汽疗仪辨病辨证中药汽雾透皮法的研究与临床应用;附马开痹片的研制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药理学研究与临床应用;三环叠浪抗毒平衡法- SLE系列诊治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新思路与方法;芍桐三花散脐贴等系列治疗RA、AS、过敏性咳嗽、鼻炎、老年性瘙痒等慢病研究;安林浴渍散外治婴幼儿特异性湿疮和创立中药汤剂系列。由此,独创抗毒平衡法系列特色论治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系统性红斑狼疮、多发肌炎皮肌炎、骨性关节炎、产后风湿病、系统性硬化病、痛风性关节炎、颈肩腰腿痛和婴幼儿湿疮等病取得尤为显著的近、远期效果多次应邀参加省、市、全国、国际等学术专题寅讲深受当地群众和国内外、海外病员赞誉与同仁们的好评认可,为社会、国家作了一定的贡献先后承担并完成市、省级以上科研项目5项,并荣获省、市政府科技进步奖;国药准字号2种,新仪器1种,国家专利4项,荣获省科技厅高科技优秀新产品奖2项,在国内外医学杂志及学术大会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多篇被评为优秀论文奖,部分被收录国内外权威医学数据库;编著强直性脊柱炎诊疗全书(编著)和健康中国(副主编),参加编著中西医结合治疗风湿类疾病、中国中西医结合实用风湿病学、中医药外治临床与研究、中医汽雾透皮治疗新法8部专著分别由中医古籍出版社、人民卫生出版社等出版辨病辨证(症)中药汽疗仪雾化透皮法的研制与临床应用研究在海峡两岸中医药特色疗法学术研讨会上被评为优秀学术论文2等奖;风湿四病流行病学抽样调查报告被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评为2等奖;三环叠浪抗毒平衡法与风湿病治疗新思路,在第五次中国民间名中医专科专病学术成果推广交流会,中国民间中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评为中国中医药学术成果1等奖;三环叠浪抗毒平衡法AS系列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临床与研究被全国特色医疗协会评为特色成果奖;三环叠浪抗毒平衡法RA系列治疗RA的新思路与临床观察荣获中国特色医疗理论创新成果优秀论文奖和世界华人卓越医家杰出成果金奖;整体防治强直性脊柱炎的新思路与经验、三环叠浪抗毒平衡法- SLE系列诊治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新思路与方法荣获2008年度国际优秀学术成果壹等奖和国际优秀论文奖抗毒扶正法-AS系列治疗强直性脊柱炎临床观察获优秀论文1等奖;强直性脊柱炎中西医结合诊治指南获优秀论文1等奖;中医药整体论治强直性脊柱炎新思路与经验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中医、中西医结合专科专病颈肩腰腿痛高级研修班暨特色疗法学术交流大会”上主题宣讲并通过评选,荣获优秀论文壹等奖及荣获首届共和国重大前沿理论成果创新特等奖,并全文被收入中国科学文化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重大前沿创新理论成果文选》一书内外叠合蠲痹法与风湿骨病的治疗获中国特色医疗学术研究会、北京聚医杰医药科学研究院联合召开的全国风湿骨病特色新疗法推广交流暨优秀论文评选被评为特等奖、整体论治强直性脊柱炎的经验与新思路被载入世界华人优秀创新成果中并被评为国际金奖等。整体论治类关炎、强脊炎的思路与经验被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评选推荐参加一带一路走进蒙古国进行学术交流和义诊受到好评。多元思辨抗毒平衡法论治类风湿关节炎经验与临床,在第33次全国特色医疗名医学术交流暨风湿病论坛作专题报告,并荣获中医药特色医疗研究优秀论文奖和55届世界传统医学学术年会上交流被评为世界传统医学杰出贡献奖和终身成就奖2017年《平衡祛毒内外叠合论治狼疮性肾炎的经验经》专家评审,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实用性、创新性和中医药特色医疗优势,被鉴定为“中医药特色医疗研究成果”。2018年2月国家科技部主管中国科技咨询协会技术成果评价工作委员会对张安林国家专利技术《一种中药浴渍治疗婴幼儿特异性湿疹的中药制剂及其制备方法》进行可行性研究评价,具有科学性、实用性和市埸需求性,为国内外原始创新,弥补了国内外在中药有效治疗湿与热型婴、幼儿湿疹方面药品制备技术领域不足,填补了国内外市场空白,具有较大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南京玄武张安林风湿病诊所(原南京张安林风湿病门诊部)先后被卫生部门和相关部门评为南京市十佳单位、南京市埸诚信服务满意单位、南京市工商局玄武分局评为文明经营户、中医疑难病名医医疗机构--钱信忠题、全国十佳类风湿病专科医疗机构、中国诚信民营医疗机构、新世纪中华十大特色诊所、德艺双馨模范诊所、多次被南京市玄武区卫生局评为示范诊所等荣誉以及被列为国家级名老中医孙光荣国医大师中和学术经验传承基地和国家级国医名师张安林名中医工作室(地址:中国江苏南京市玄武区小卫街20号都市山庄109室,南京玄武张安林风湿病诊所/张安林名中医工作室

 

整体论治强直性脊柱炎的经验与新思路


作者:张安林  张曦  张璐  顾宝新


江苏省南京市

 

[关键词] 强直性脊柱炎;临床思路与经验;中医药整体疗

强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AS)是一种以骶髂关节、脊柱以及外周关节炎症和可伴发关节外表现的慢性进行性免疫介导性炎症为主要特征的周身性疾病。现代医家多为“肾为先天之本”、“肾主骨”、“腰为肾之府”、“督脉贯脊属肾,总督一身之阳”等专统理论,将AS归属于“肾痹”、“骨痹”、“大偻”、“龟痹”、“督脉病”等范畴,将其病机归纳为肾虚督空,治疗总不离补肾、温阳、散寒、祛湿等常法,验证疗效难以提高。认为应将AS归属中医“筋痹”、“大偻”等范畴。临床病程长,反复发作缠绵难愈,致残率甚高,至今临床早期误诊误治尚不少见,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主张以病证结合中医药或中西医结合整体防治AS,能达到显著的防残作用。拟将思路与经验规纳如下,以飨读者。

1临证思路

AS的辨证治疗中强调中医药整体防治与注重脏腑辨证的重要性。AS的病机主要为本虚标实,即全身为“虚”,AS初发主要是肝郁脾虚,日久肾督亏虚为病之本。局部为“实”,邪毒(风、寒、湿、热、毒、痰、瘀、滞、细菌、病毒感染、环境污染等外侵或内生)内蕴为“实”的主要病机。盖因血遇热则凝为瘀,津遇火则炼成痰,瘀血、痰浊与热相结形成热毒,或内外邪毒胶结共同作用下行成的因果,壅塞脏腑经络,结聚成AS。可以把包括导致发生AS的毒邪和AS成立后产生机体危害的毒称为“痹毒”。认为痹毒是AS发生发展过程中体内产生的一种特殊的毒邪,具有难治性、顽固性,还具有多发性与繁杂性、内损性与依附性及猛烈性与损正性,常与痰、瘀、湿等病理因素胶结存在、互为因果、兼夹转化、共同为病。故引起AS的“痹毒”,既不同于六淫之邪,也不同于痰浊、瘀血等诸邪,或因瘀热互结成毒,或因毒邪郁久化火,每与热邪有关。根据“痹毒”偏于热性,常与痰、瘀、湿等病理产物互生互助的双重性特点,为AS废用致残因果的关键,可见痹毒在AS的发生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饮食失节、情志异常变化是导致脏腑失和的主要因素,而脏腑功能失调又是AS形成与病理转化的重要环节,其病变脏腑主要与肝、脾、肾三脏调节失衡关系尤为密切,如肝失疏泄、肝不荣筋,脾失健运则气血津液运行不畅壅阻成筋痹,认为肝郁脾虚是形成AS病理环节的决定因素;痹毒阻络不通是贯穿于AS始终的主要病理机制;病久及肾,加重肾精亏虚是导致脊柱僵直、骨损、骨赘形成成为大偻。因此,认为正虚、痹毒是贯穿于AS始终的主要病理机制,与现代研究免疫紊乱参与组织损伤发生AS主要机制是一致的。现代研究提示细胞因子网络失衡,如IL,TNF-a、MMPs等是AS病情活动和肌腱、韧带、滑膜、肌肉、肿痛、僵硬、拘挛、骨破坏的主要介质;研究亦证实炎症起始于肌腱、韧带、肌肉附着于骨部位,突出表现为局部炎性介质渗出、炎性细胞浸润,肉芽组织增生,逐渐出现纤维组织增多,结果导致局部纤维化、骨化和骨赘形成,引起脊柱强直、功能受限、畸形等,甚致还侵犯眼、心、肺、肾等脏腑。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认为治疗不是仅仅关注AS的骨破坏,而是首先重视肌腱端病炎性特征性病理改变的危害性。认为,AS初期多为肌腱端病变,以拘挛、肿痛、僵硬等为特征,病程长,缠绵难治,日久废用致残,强调在诊治过程中辨病与辨证(症)、辨病与病期、辨情志、个体差异等整合于现代中医临床相结合整体防治的重要性,辨急、缓、慢期,辨证与立法、辨证(症)与处方、辨病与药理、辨药择优,辨选优法结合,复合组方、多法联合、多成份、多靶点阻断肌腱端病变的恶性循环,解除痉挛,消除毒邪,肿痛,改善循环,改善组织、骨骼、脏腑等营养代谢,加快毒邪的清除,阻止早期肌腱端病变进展才是提高疗效和控制病情发展的关键环节,扶助正气为控制病情稳定性的根本;因此,必须重视临床用药应在符合中医辨证辨病论治原则的基础上,分急性活动期,治法上以清毒解痉、利湿活血、柔肝舒筋或散寒祛湿、清毒活血、解痉通络、抗炎止痛治其标;病情缓解期治以疏肝养血、健脾补肾、活血化瘀或与清热利湿解痉合而用之,慢性期涤痰祛瘀软坚,解痉淸毒,养肝健脾补肾,多法联合、多靶点孰重孰轻贯穿于AS治疗全程为不移大法,把这一治疗原则作为AS治疗的总纲,然后根据临床特点作为目,纲举目张,寒、热毒邪、元阴元阳是辨别该病性质的纲领分而论治,并审证权变,加减用药,内外兼施综合整体防治AS,多能获得显著的临床疗效。

2治则治法

2.1.急活阶段,清毒解痉通络为先,截断毒邪重防畸

认为AS初期急性活动阶段,临证时中参西,病证期结合,对放射学表现未见“竹节样”变,以骶骼间隙炎变、免疫学检查异常、ESR、CRP、血小板计数增高,肌腱、韧带、肌肉、滑膜骨附着点软组织炎症显著,拘挛、痛僵等较突出,治疗应以内外并举清毒解痉通络为先。注重柔肝舒筋、清毒解痉或疏肝养血、散寒除湿、活血舒筋,解痉止痛,解毒抗炎等,常选用七叶一枝花、白花蛇舌草、金银花(/藤)、连翘、萆薢、土茯苓、黄柏、藤梨根、红藤、薏苡仁、苍术、白芍、葛根、威灵仙、青风藤、穿山龙、徐长卿、蜈蚣、乌梢蛇、僵蚕、附子、桂枝、甘草、山茨菇、羌活、独活、络石藤、鸡矢藤、龟甲、牛膝、续断、淫羊藿、黄芪等,并审证权变,随证加减。对B27阳性患者,注重选用并重用健脾解毒之茯苓、白术、薏苡仁、七叶一枝花、金银花、白花蛇舌草、红藤、土茯苓、蒲公英、板兰根等之类药,能对部分B27强阳性转为弱阳性,甚至转为阴性,预后十分好,可能是通过抗毒扶正,多层面调衡免疫而阻止B7与微生物抗原结构交叉免疫反应而控制疾病发生或从基因水平干预人体基因表达或调控细胞因子等而抑制末折叠B7蛋白的产生,控制诱导细胞内质网“超越反应”的信号转导,抑杀NFkB的活化发挥治疗作用;对HLA-B27阴性患者,注重平肝健脾益肾,选用天麻、牡蛎、钩藤、龙骨、白芍、党参、黄芪、黄精、怀山药、甘草、杜仲、山茱萸、制首乌、地黄、狗脊、菟丝子等药;对免疫学异常、ESR、CRP、血小板计数增增高,临证时,病、证(症)、期等相结合,选用清热解毒、凉血活血、通络、抗炎、止痛或温散寒湿、活血祛瘀,健脾化湿之蒲公英、冬凌草、白花蛇舌草、萆薢、白藓皮、红藤、忍冬藤、豨莶草、当归、生水蛭、灯盏花、参三七、制乳香、没药、羌活、独活、青风藤、制川乌、制附子、苍术、白术、厚朴、藿香、佩兰等;肝郁犯脾、毒邪痹阻证以疏肝解郁、抗毒解痉、理气通络、健脾益肾等;合并虹膜睫壮体炎者重用紫草、生苡仁、石斛、生地、生甘草等酌情佐用龙胆草和柳氮磺吡定片;兼夹肠炎应结合中药液灌肠疗法或中药散敷脐法等。现代药理研究认为以上药物具有多环节、多靶点抑制炎性介质,有利于消除导致AS的内/外来抗原等对机体免疫反应的影响,截断免疫反应的始动环节,抑制炎细胞浸润和细胞增殖,抑杀炎性细胞因子或调节免疫细胞因子网络的平衡,抑制肉芽组织形成,及时缓解或消除肌腱、肌肉、韧带拘挛,关节、脊椎肿痛,控制韧带钙化和抑制骨侵蚀和关节间隙变化、骨破坏的作用,早日恢复关节、脊椎运动功能和免疫紊乱,阻止病变进一步发展防畸变。

2.2.急缓阶段,柔肝舒筋,健脾益肾、清余毒防复发

AS急活阶段经治疗后向缓解阶段转变时,此时往往出现肝脾肾亏虚,精血不足比较突出,同时又有毒邪交错症状。因此,缓解阶段治疗应以扶正抗毒为治则,宜攻补兼施,治法为疏肝养血,健脾益肾,抗毒舒筋、扶阳滋阴孰重孰轻双调,清余毒寒温并用,防复发。

2.3.慢性阶段,涤痰祛瘀、软坚解痉、调益肝脾肾

肾主骨生髓,久病加重肝、脾、肾、气血损伤,久病入督,痹毒阻督不通是AS形成疼痛和发展的主要病机和病理产物,肾精亏虚是导致AS骨破坏的关键。现代研究发现阳虚寒湿型患者微血管襻痉挛发生率最高,气虚血瘀型及阴虚热郁型则以微循环瘀滞为主,关节的滑膜改变是以肉芽肿为特征的滑膜炎,产生多种致炎物质,被认为是关节脊柱炎性破坏的主要介质。放射学表现“骶髂关节损害”、“脊柱竹节”样变者,注重选用养肝舒筋,益气血,健脾补肾等,常选用黄芪、白芍、当归、白术、枸杞子、桑寄生、狗脊、鹿角片(胶)、淫羊藿、骨碎补、补骨脂、猪肢骨粉、龟板粉、熟地黄、山芋肉、续断、制首乌等,现代研究证明:扶正药物具有增强或调节免疫功能,维持机体免疫平衡状状态,使失衡的阴阳(免疫)恢复,能阻止骨质进一步损害或修复作用,使病情趋于稳定作用,在此基础上,选用涤痰软坚、活血祛瘀、行气通络解痉之类药,常选天南星、白芥子、山茨菇、牡蛎、僵蚕、乌梢蛇、蜈蚣、露蜂房、威灵仙、葛根、鳖甲粉、虎杖、参三七、丹参、赤芍、莪术、制乳香、制没药、穿山龙、山甲珠、接骨木、附子、川乌、七叶一枝花、薏苡仁、香附、八月扎、伸筋草、制马钱子、降香等,且要依据病、证、期、个体化轻重不等情况掌握用药量的分寸;活血涤痰祛瘀药具有多层面改善循环障碍,降低血黏度,增加氧运,减少炎性介质渗出,抑制成纤维细胞增殖,调节机体免疫功能,消除痰瘀毒邪过程肿痛等症状的作用和阻止或防治骨化,延缓或修复骨质破坏,减少或缓解或控制致残,促进功能恢复。

3临床研究

临床四十余载,在继承创新、提高发展与临床不断积累经验基础上研制成功的新药附马开痹片(国药准字Z20010083,国家保护产品)内服,消尔痛酊(国药准字Z32021180,国家保护产品)穴位巨罐吸附透治法或外贴法,中药汽疗仪(专利号ZL9821869.0,ZL97327964.8,苏药管械准字2001第2260349号,生产许可20010352号)汽雾透皮法,脐贴益肾舒督散加减敷脐法或强脊灌肠液灌肠法,与病证结合创研新方药数拾种,行成内外叠合并举治疗AS等风湿病得心应手效佳。

3.1.附马开痹片((国药准字Z20010083,国家保护产品)主要药物由制附子、马钱子、黄芪、猪肢骨提取物、续断、地黄、乳香、蜈蚣、威灵仙、薏苡仁等组成。每次3片,每日3次餐后服。具有温散寒湿,活血涤痰,解痉通络,抗炎止痛,益气养肝,调益脾肾等功效。对寒湿阻络、血瘀交阻证之AS、RA等顽痹疗效显著,临床验证总有效率达95%。阴虚内热及孕妇忌用,严重高血压病、心、肝、肾功能损害者慎用。药理、药效学研究与机理:对角叉菜胶所致大白鼠足跖肿胀和甲醛、蛋清诱发的小白鼠足跖肿胀等多种炎症均有显著的抑制作用;能明显抑制组织胺和5-羟色胺所致大白鼠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有显著抑制小白鼠腹腔白细胞游走和大白鼠棉球肉芽肿的形成作用;对大白鼠佐剂性关节炎有显著治疗作用。附马开痹片为多成份复方制剂,是通过调节免疫功能,多方位抑制炎性介质的释放,达到显著的抗炎镇痛与抗风湿的作用;抑制TNF-a的表达或通过和TNF-a受体的特异性结合而阻断其生物学效应,阻断了炎症反应的核心环节,从而打断细胞因子的“瀑布效应”,降低白细胞介素(lL)等水平,抑制血清基质金属蛋白酶(MMPs)异常产生的作用,从而阻止骨质破坏的发生和发展,改变病情的治疗效果;能使内源性抗氧化酶SOD的活性明显提高,增强机体抗氧化系统的能力,以清除过多的脂质过氧化物(LPO),减轻自由基对关节的病理损伤;能降低血浆血栓素A2(TXA2)的代谢产物血栓烷B2(TXB2)含量,使患者舌质及关节僵硬、畸形、功能障碍程度在治疗后均显著减轻,达到邪毒除、瘀散、肿消、痛止、虚复等。运用于临床治疗AS、RA等风湿病已有数拾年之多,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前期的体外研究提示附马开痹片(fumakaibipian,FMKBP)总生物碱是FMKBP的主要活性成份。目前研究报道总生物碱具有显著抑制T细胞活化和向Th1型细胞分化的作用,可明显抑制T细胞增殖外,还显著抑制淋巴细胞和浆细胞的浸润,明显抑制骨侵蚀和关节间隙变化,具有显著的抗炎、抗风湿和抗关节破坏的作用,总生物碱明显抑制ERK1/2的磷酸化,提示其抑制T细胞活化,调节细胞免疫的机制是通过RPTK-ras-raf-MEK1/2-ERK1/2介导有丝分裂信号向胞核传递,调控细胞的生长,是调节细胞增殖、分化和凋亡的最基本信号途径来实现的。体现了FMKBP总碱多成分多把点的特点。

3.2.病证(症)结合分期论治

认为AS的病机复杂,其治疗应明辨虚实、寒热。虚实的辨别当从正虚、邪毒、邪正标本缓急、病程长短着眼。病程短(早期)以邪毒、肝脾失和为主,兼瘀血阻络,而不是久病才可导致瘀,只是在不同的病理阶段,瘀血的轻重程度不同而已,当以祛邪毒治标为先,兼疏肝理气、调和脾胃,酌情应用活血化瘀之品;病程长(中晚期)正虚、浊踞为主。肝脾肾气血亏虚、痰瘀互结,当注重补虚培本、涤痰化瘀贯穿始终,酌兼祛表邪。AS急活阶段多邪毒、实证,实证中湿热证多见,寒实证少;缓解、慢性阶段多虚证、寒证、痰瘀交阻证。虚证中以虚寒证多见,虚热证少,郁热或络热不少见。故临证中将AS常分为以下6个证型4个阶段3期论治。

3.2.1湿热毒邪阻络、肝脾失调证(急活阶段-早、中期)

[主症]腰骶髂疼痛,甚则疼痛欲裂,痛引臀、髋、股、膝、踝、屈伸不利,有时上串胸肋、颈肩背痛,膝、踝、跟腱关节肿痛、部分膝关节积液,发热,汗出、乏力,大便干结,尿黄,口干舌燥,纳食不佳,苔薄黄或黄腻、舌质偏红,脉濡数或滑数。白细胞数增高,血沉加快,CRP、补体C3、PLT均增高,T细胞亚群均显著低下,CD4/CD8均低于正常值,CD80增高,全血高切粘度降低,HLA-B27阳性;放射学示双侧骶髂炎、间隙模糊增宽等。此证多见青少年AS早期急性发作,骶髂关节或外周关节炎显著。

[治法] 柔肝舒筋、清毒解痉、健脾调营

[方药] 柔肝清毒解痉汤(自拟方):由七叶一枝花、白花蛇舌草、山茨菇、白芍、葛根、僵蚕、苍术、薏苡仁、地鳖虫、忍冬藤、牛膝、甘草等加减。

3.2.2寒湿毒邪阻络、肝脾肾亏虚证(急活阶段-早、中期)

[主症]腰骶髂部冷痛,上引肩背,下及臀髋膝肢体酸楚重着,晨起时腰背僵痛甚,活动后痛减,恶风怕冷,遇寒痛增,得热痛减,阴雨天加剧。严重者可见“腰似折,项似拔”,活动受限,舌质淡、苔薄白或白腻,脉沉弦或濡缓。白细胞数正常,血沉稍增快或正常,HLA-B27阳性,血小板数、补体C3增高,T细胞亚群均显著低下,CD80增高或正常,全血高切粘度降低;放射学示骶髂关节炎或脊柱、骶髂关节早期或中期改变。多为AS初始阶段,也可见于AS中期复感外邪。

[治法] 散寒除湿、舒筋解痉、疏肝活血、健脾补肾

[方药] 散寒除湿解痉汤(自拟方):羌活、制附子、威灵仙、薏苡仁、青风藤、炒白芍、葛根、当归、生白术、黄芪、骨碎补、千年健等加减。

3.2.3.肝脾肾亏虚、余毒未净(急缓阶段--早、中期)

[主症]腰脊、髋、臀痛僵,腰膝酸软,动辄汗多益甚,神疲,乏力,口亦干心烦,纳谷不馨,脘腹胀满,大便时溏时干,舌质淡、苔微黄白相兼、舌体胖大舌缘齿痕,脉沉弱。血沉或C-反应蛋白、CD80稍高,HLA-B27阳性,血白细胞、血小板数正常,血红蛋白低于正常,IgA、IgG、IgM、补体C3均异常,全血高切粘度降低;放射学检查提示骶髂关节边缘模糊或关节间隙增宽或骨质侵蚀硬化性破坏改变等;多可见AS早、中期活动缓解后。

[治法] 柔肝养血、健脾益肾、舒筋通络、清余毒寒温并用。

[方药] 荣清舒筋汤(自拟方):白芍、当归、黄芪、山药、山芋肉、续断、狗脊、千年健、葛根、薏苡仁、青风藤、蒲公英、炙甘草等加减。

3.2.4.痰瘀互结、脾肾阳虚证(慢活阶段-中、晚期)

[主症]腰骶髂,或背脊等部位刺痛,酸楚重滞,痛处固定不移,久痛不已,痛处拒按,脊椎肿大,腰脊僵硬,身如板夹,仰卧活动受限,腰脊及四肢不温、神疲形寒,遇热敷则缓,胸脘满闷,胸背紧裹不适,伴有耳呜、大便溏、小便清长,舌边齿痕,苔薄白或白腻,舌质紫黯,兼夹瘀紫点,脉细沉缓或弦涩。女性患者多有月经失调的表现。血沉轻度加快或正常,血小板可增高,补体C3、IgA、IgG、IgM异常,全血高切粘度降低,T细胞亚群均显著低下,CD80稍增高,HLA-B27阳性;放射学提示骶髂关节两侧硬化,关节边缘模糊不清,略有硬化和微小侵蚀病变,或有侵蚀病变伴关节腔消失,脊柱呈方椎或有竹节样形成,脊韧带钙化;多见于AS中、晚期。

[治法] 化痰消瘀,柔肝解痉、健脾益肾、壮骨蠲痹。

[方药] 化痰祛瘀解痉汤(自拟):制南星、白芥子、地鳖虫、红花、蜈蚣、威灵仙、白芍、白术、黄芪、千年健、仙灵脾、续断等加减。

3.2.5.痰瘀互结、阴虚郁热证(慢活阶段--中、晚期)

[主症]腰骶髂、脊椎、膝、足跟痛如针刺,脊椎肿大,僵硬强直,或如板夹,或背伛偻不伸,步履艰难,手足心灼热,亦有低热,夜间肢体喜放被外,口苦口渴不欲饮,盗汗、心烦闷,胸肋胀痛不适,腰膝酸困乏力,小溲色黄,大便秘结,舌质红或暗红、有瘀斑、瘀点,苔薄少或簿黄或有裂纹,脉滑数。血沉加快,CRP、血小板数增高,IgA、IgG、IgM,补体C3异常,HLA-B27阳性,T细胞亚群均显著低下,CD80增高,全血高切粘度降低;放射学示双侧骶髂关节硬化,关节边缘模糊不清,有侵蚀病变伴关节腔消失,或脊椎竹节样或关节融合强直;多见中、晚期AS。

[治法] 清化痰瘀解毒、舒筋解痉、养肝滋肾

[方药] 清痰化瘀解僵汤(自拟方):胆南星、僵蚕、鳖甲、赤芍、黄柏、薏苡仁白花蛇舌草、忍冬藤、葛根、白芍、龟板粉、寄生、地黄、甘草等加减。

3.2.6.肝郁犯脾、毒邪痹阻证(以上各证中均可见)

[主症]腰骶髂,膝、跟腱、踝关节疼痛,或颈背脊等部位疼痛,呈游走性窜痛,腰脊及肢冷恶寒畏风,腰脊僵硬,伴有心烦、易怒、胁痛、胸闷、嗳气频繁、失眠等症伏或抑郁不安、悲观欲哭等,每于工作、学习、社会、家庭等压力,精神紧张时则腹泻,心情焦虑或有情志不稳定,疼痛程度常因情绪波动而改变,舌质淡红、苔簿白腻,脉弦。多见于前述证型久治未效者,实验室检查异常,放射学检查符合AS。

[治法] 疏肝解郁、清毒化瘀、舒筋解痉、健脾益肾

[方药]疏肝健脾解郁汤(自拟方):柴胡、郁金、炒香附、白芍、制半夏、远志、白花蛇舌草、合欢花、络石藤、威灵仙、鸡矢藤、葛根、茯苓、黄芪、千年健等加减。

[随证加减]脊柱僵硬变形、痛甚者选加蜈蚣、炮山甲、乌梢蛇、白芥子、皂角刺、徐长卿等;高热选加生石膏、寒水石等;低热加银柴胡、白薇等;湿重于热者选加茯苓、海桐皮、土茯苓、泽泻、猪苓等渗湿消肿通利关节;热毒偏盛者选加牡丹皮、赤芍、栀子清热泻火凉血解毒;湿热毒瘀互结者则凉血活血解毒药并用选加赤芍、栀子、丹皮、桃仁、丹参、灯盏花、生水蛭、地龙、生地、金银花、玄参等;颈肩背脊痛者选加葛根、羌活、片姜黄、桑枝、忍冬藤等;在下肢者选用牛膝、独活、木瓜、虎杖、千年健等;膝关节肿痛、积液者选加防已、萆薢、桑白皮、金银花、白芥子、葶苈子等;踝关节肿痛选加钻地风、土茯苓等;足跟肿痛选用生白芍、炒白芍、生赤芍、炒赤芍、生炙甘草等;虹膜炎选加紫草、龙胆草并重用生薏苡仁;寒邪偏盛者重用制白附片等;风邪偏盛选用防风、海风藤;湿邪偏盛者重用苍术、薏苡仁;郁热者加忍冬藤、络石藤、地骨皮等;瘀重选加川芎、红花、三七片、莪术、水蛭等;气虚选加黄芪、人参(/党参)、太子参兼有血虚者选加鸡血藤、阿胶、制首乌、炒白芍、丹参等;肾阳虚选加骨碎补、补骨脂、鹿角片、菟丝子、巴戟天等;肝肾阴虚重者选加石斛、沙苑子、女贞子、枸杞子、旱莲草、熟地黄、山芋肉等;脾虚选加白术、茯苓、炒山药;汗出者选加煅龙骨、煅牡蛎、炒白芍等;胸脘满闷选加炒香附、郁金、佛手等;腰骶髂痛甚选加地蟞虫、徐长卿、蒲公英等若筋急挛痛重者重用白芍、薏苡仁、木瓜并加伸筋草;腹痛腹泻加败酱草、黄莲、川楝子、白术等;痰湿兼夹者选加半夏、竹茹等;失眠选加合欢皮、琥珀粉、灵芝等。以上中药方剂,均每天1剂,冷水浸泡12小时,煎煮,每日早晚各1次,饭后1小时温服200300ml;方药选用应依据病、证(症)、期加减辨治,方能取得好的疗效。

4临床研究结果摘要

目的:创用抗毒扶正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AS)的临床疗效及其安全性观察。方法:用抗毒扶正法治AS(治疗组)268例与对照(MTX+SASP+适络特胶囊)100例进行前瞻性长疗程治疗。结果:治疗组268例、对照组100(92)例AS临床控显率、总有效率分别为79.85%、14.13%;99.25%、60.87%,两组控显、总有效率相比较有显著性(P<0.001或P<0.01);两组对AS中医证候的控显率、总有效率分别为80.22%、13.04%,99.63%、54.35%,两组相比较有显著性(P<0.01);治疗组对6证候疗效均有显著性,对照组对3证有改善作用,但停药不稳定易复发。治疗组与对照组组间相比有非常显著性(P<0.05或P<0.01或P<0.001),治疗组对主要症状及体征治疗前后比较均有显著性改善(P<0.05或P<0.01),对照组有3项改善(P<0.05),且治疗组与对照组疗后相比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治疗组对CRP、ESR、HLA-B27、IgA、白细胞、血色素治疗前后比较有显著改善(P<0.01);对放射学治疗前后相比有控制或修复作用(P<0.001);对照组对ESR、CRP、IgA治疗前后相比有改善(P<0.05),对血细胞下降明显,并对肝肾功能有损害,对照组有8例治疗中因毒副作用大,被迫停止改为中医药治疗;治疗组、对照组不良副反应率分别为7.09%、39%,两组相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1);治疗组远期病情稳定率为87%;对照组停药稳定率差,反复性大。结论:抗毒扶正法治AS效果优于对照组,且该法治疗AS效果确实可靠,能明显阻止AS病情发展和改善脊柱关节功能的作用,或对骨破坏有修复和阻止或稳定的功效,能显著减少和/或控制关节外病症等不良后果的发展,副反应很小。

5引导心体食结合及注意事项与稳定阶段的巩固

AS是一种顽固的慢性免疫性疾病,病情发展变化多端,腰脊等多部位僵痛,忧心忡忡,心理压力极大,恐惧锻炼,久卧少动,日久强直致残,而医者也颇感棘手。经过数十年的临床实践经验,结合现代研究最新进展,认为只要治疗恰当,是可以阻止病变发展或长期缓解。临证时要多耐心劝慰患者,向患者多解释AS中、西医病机,使其对疾病有正确的认识和心理准备,树立战胜疾病信心,鼓励患者适当活动,特别注意关节和腰脊、臀部适度锻炼,减少强直发生,做到动、静、治相结合;同时要嘱咐病人饮食起居要适应四时阴阳变化,避寒热、御外邪、适房事、调情志、重视食疗、枕头要低、适度,平时卧硬板床,以使治疗达到事半功倍效果;并叮嘱患者症状缓解后也要坚持治疗,争取长期缓解,一般要治6个月为1疗程或更长。全程关注气血、肝、脾胃、肾等调衡呵护的重要性,要注意重视关节外病症的治疗,通过整体治疗而消除局部症状,又通过局部治疗而影响整体,注重病证与药理、药性相结合治疗,又注重个体差异,能使病情趋于较长时间的稳定,抗毒调衡,环环相,直达病灶,达到免疫抑制和双向调节、正复痹除、增效减毒。临床验证中医整体防治AS效果确实可靠,能明显阻止病情发展和改善脊柱关节功能的作用,或对骨破坏有阻止和修复或稳定的功效,能显著减少和/或控制关节外病症等不良后果的发展,使早期达到“痹除控残”、中期“工作恢复”,晚期稳定或改善患者痛苦和生活质量,但要注意定期强化稳定阶段的巩固大有裨益强调临床论治AS应西诊病,中辨证,病证(症)结合,从虚论理,从毒求因,法叠合,叠法组方,抗毒平衡,中药为主,西药为辅,内外迭治,整体防治具有在AS治疗方面显其优势。临床实践治疗AS从肝论治,兼顾健脾补肾、护胃、润肺、养心、调气血等,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或标本兼顾。重视中医药防治AS的创新、提高与科学发展有新的突破,这就要通过大家的努力和多学科协同行成更大的数据绘制成更大的当代中医风湿病航海图的伟大梦想与健康中国,健康世界,你我的梦!

附:验案举例

纪某某,男,28岁,干部。因腰骶髂部及脊柱疼痛、晨僵反复发作4年余,加重5个月。於1996年夏天卧地休息后出现双侧髋关节及腰骶部疼痛,晨僵,恶寒发热(38℃),曾于当地某市级医院就诊,检查:血沉50mm/h,抗“0”<240u/l,CRP35ug/ml,HLA-B27(+),血常规正常。X线摄片提示腰椎无异常,双侧骶髂关节间隙模糊、增宽,骶髂关节间隙骨边缘骨质密度局限性增高,边缘局部有锯齿样损害。符合强直性脊柱炎。给予甲氨喋呤、柳氮磺胺吡啶和非甾体类抗炎止痛药治疗,效果不明显。于2000年5月18日经病友介绍来本门诊部求治。刻下腰骶髂、腰脊疼痛剧,夜不能入睡,翻身困难,并向颈、胸椎发展,胸肋椎疼痛,胸闷,颈转动不利,汗出多,体倦乏力,胃纳差,胃院饱胀,大便溏。查体:T37.8℃,痛苦容,行动缓慢,心肺(一),腹软,肝脾肋下未触及,脐上胃脘部有轻压痛,双侧“4”字试验:左(++++)、右(+++),骨盆挤压、分裂试均为(++),下肢过伸试验左(++++)、右(+++),双侧腰骶髂部叩痛(+++),胸腰椎叩痛(++-+++),胸椎7、8椎,腰椎1椎体肿大,颈椎转动受限(++),左侧胸锁骨肿大,指地试验(+++)。舌质暗红,苔黄腻微白,舌边缘齿痕,脉细滑。实验室检查(均为3甲医院报告):血常规正常,血沉60mm/h,CRP50ug/ml,HLA-B27(+),CT提示符合强直性脊柱炎3级改变。中医诊断:大偻(痰瘀互结、肝肾阴虚证),西医诊断:强直性脊柱炎(慢活阶段-中期)。治则:清化痰瘀解毒、舒筋解痉、养肝滋肾、强督健骨。清痰化瘀解僵汤(自拟方)加减:清痰化瘀解僵汤(自拟方)加减煎服30剂;每日用中药汽雾透皮疗法、消尔痛酊吸附夹脊穴透治各1次,尼美舒利分散片0.1g,晚餐后服1次。2000年6月19日复诊:腰骶髂及颈胸腰椎疼痛缓解显著,翻身不困难,夜能入睡,行动显好,饮食增加,不发热(36.8℃),大便正常,出汗不多,动辄亦有汗出,舌质暗红,苔薄白,边缘有齿痕,“4”字试验、下肢过伸试验、指地试验、骨盆分裂、挤压试验均显著改善(+-++),腰骶部、脊柱叩痛(+),颈项转动正常,胸锁骨、脊椎肿大消除,方药对症,脾胃运输健复,原方加减,续服30剂,停服尼美舒利分散片,其它疗法同前。2000年7月20日三诊时疼痛消除,能骑自行车上班,活动基本自如,腰脊、下肢亦怕风,下蹬运动髋关节不利,有轻微疼,饮食正常,食肉亦有大便溏泻,苔薄白,质淡红暗,舌边缘齿痕。查血沉15mm/h,CRP5ug/ml。拟化痰消瘀,柔肝解痉、健脾益肾、壮骨蠲痹。化痰祛瘀解痉汤(自拟)加减:加减服30剂并用药渣煎水泡浴,佐附马开痹片,每次3片,每日3次饭后服,改脐贴益肾舒督散敷脐,每日1次。2000年8月20日四诊疼痛全部消失,饮食、二便均正常,腰腿亦有怕凉,上班工作很正常,继上方续服并用药渣煎水泡浴,配附马开痹片及脐贴益肾舒督散1个月,巩固治疗;2000年9月19日五诊全部正常,停服中药汤剂改附马开痹片合正清风痛宁缓释片续服和间断用脐贴益肾舒督散2个月巩固治疗。经1疗程(6个月)治疗病情稳定,复查血常规、肝肾功能、血沉、CRP等全部正常,HLA-B27(一),X线报告提示骶髂关节虫蚀样改变消失,脊柱无发展。停止治疗,并嘱加强锻炼,防寒,卧硬板床和食疗,嘱定期复查。于2009年10月11日复诊,查体腰脊骶髂关节功能全部稳定,停药正常工作至今未复发(注:本文2018国际专家评审委员会审核论定为世界华人重大创新成果“国际金奖:JE10-21”)。